?
一、台湾灵魂人物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10-27     浏览次数: 次    

  1949年到1950年这段时间内,解放军基本已经完成了在大陆的统一,而隔海相望的台湾就成了当时解放军首要的进军目标之一。

  但就在粟裕领导的大军就要挥师渡海解放台湾之际,1950年6月1日却传来了一个震惊大陆的消息:中共台湾省工委,党在台湾省的实际负责人蔡孝乾却在台湾《中央日报》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同时还在台湾《中央电台》做出广播,对我党进行谴责,并呼吁其他党员向反动派当局投降。

  对于蔡孝乾突然背叛革命的行径,很多人都想不通。要知道蔡孝乾可是当时台湾省唯一一个参加完两万五千里长征,并与我党诸多领导人都促膝畅谈过的高级干部。

  那这样的一个老革命,为何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选择背叛革命呢?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党性又会如此低下?这里面实在是有太多疑问了。

  不过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一名台湾本地人,但如果要深究,追根溯源的话,他的祖籍却是大陆福建。在明末时期,郑成功为反清复明,曾带着三百福建家族前往台湾,而蔡孝乾的祖先就是其中的一个家族之一。

  而在传到他父亲这代时候,家族日子虽然不如以前那么风光,但在当时的年代中等偏上的水平还是有的,毕竟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父亲是一个米店账房,这份工作还是十分吃香的,至少能够保证全家衣食无忧。

  由于有这样安稳的家庭背景,蔡孝乾得以在1919年进入了台湾彰化公校里面读书(由日本人创办的公学),并于1922年成功毕业。由于各方面表现都比较优异,他在毕业后还一度被学校留校任代课教员一年。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由于大陆教学更加全面,并且学费低廉,加上日本在台湾施行的日式教育令很多有祖国意识的青年感到不满,于是新一辈的台湾青年都更愿意到大陆来接受汉文化教育,因此当时兴起了一股台湾留学大陆的热潮。

  蔡孝乾也是当时“跟风”来到大陆的学生之一,他在1924年来到上海,并在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读书,而这个学系是由当时中国一手创办的,教书老师基本都是瞿秋白,任弼时等我党大牛。

  也正是因为在这些人思想上的熏陶,还未满20岁的蔡孝乾逐渐被影响,投身到的革命事业中来,不久后参加了上海台湾青年会等抗日救国组织,并很快成为了台湾早期的核心领军人物之一。

  1926年7月,蔡孝乾回到台湾,组建了革命组织“台湾文化协会左翼”宣传革命,自己担任该文化协会的机关报咨询、顾问、撰稿等职务。之后,他又参与组建了台湾并于当年当选为台湾的中央委员,常任委员。

  1928年8月,由于身份泄漏,蔡孝乾为了躲避日本警察局的搜捕,他偷偷地离开了台湾,乘船来到福建漳州隐藏了起来,为了生计,一度当起了公路工程处临时职工,日子过的十分窘迫。

  当时红军攻下了漳州,于是在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的安排之下,蔡孝乾来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并在列宁师范学校里面担任任教。

  自此,他开始与我党各级领导干部有了一些深层次的接触,在这个过程中还与毛泽覃还有都建立了相当不错的关系,他们将对方相互视为知己,经常会促膝长谈到深夜。

  而在这个时候,他毫无疑问是一名是一位思想十分纯正的优秀员,要不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优秀革命干部的认可。

  他在后来的回忆录中也曾说过:“红军占领漳州,带给我的是一种根本性的变化,这不仅是属于实际生活方面的,而且也是属于意识观念方面的。从那天起,我就成为所谓的”红色战士“的一员了。”

  再加上当时的苏维埃政府对于蔡孝乾这种文化工作者的需求是十分巨大的,所以他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了我党的重用,不仅担任过很多重要的职务,而且还有幸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成为当时唯一一位参加过长征的台湾籍人。

  长征是革命最为艰难的一个阶段之一,因为它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党的红军干部在途中死伤无数便是最好的证明。而蔡孝乾却坚持了下来,这样的履历也让他有了在后来成为台湾“最高话事人”的政治资本。

  蔡孝乾回到台湾省开展工作的时机很“凑巧”,是1946年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回去的,此行他除了向组织要了张志忠这个台湾籍员外,还要了林英杰和洪幼樵这两个老革命。

  1946年5月中共台湾省工委在台湾正式宣布成立,之后在中央的帮助之下,蔡孝乾出任了书记,陈泽生担任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而洪幼樵则任宣传部部长,陈泽生和洪幼樵也成为了蔡孝乾这个时期两个最为得力的助手。

  首先,蔡孝乾已经离开台湾18年,对台湾省的政治也好,社会情况也罢,都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联络和依靠在台奋斗的老员们帮忙,但这样的效果并不好,毕竟台湾原本的势力本身就弱。

  再者,蔡孝乾某种程度上属于空降,而且他为人比较独断专行,严重脱离底层群众,未能够将台湾实际情况与思想相结合起来,导致其办事效率并不高。

  随着在大陆前线逐渐占据劣势,再加上蔡孝乾修正了原来的错误,台湾利用工潮与学潮迅速积聚力量,队伍得到了壮大,并且势力已经渗透到了政府各机关里面。

  而在台湾站稳脚跟后,1949年4月,中共台湾省工委立即向中央提出了《建议书》,为未来做好准备,里面甚至还标明了最为适当的时间。

  即:“如果我们的计划,需要考虑季节风势的话,则日期应以明年(1950年4月)最为合适。

  在1949年年底,此时新中国已经成立,台湾省工委更是认为台湾解放就在眼前,再次提出了要准备力量与解放军配合作战,解放台湾的一些策略。

  在这种大背景下,台湾认为解放就在眼前了,在蔡孝乾看来也是如此。因此,他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了,不仅没有了以前的那种革命精神,还逐渐被权色所腐化,从解放台湾的催化剂变成了隐患。

  台湾军统中有着“活阎王”之称,也是主办蔡孝乾案的谷正文曾在自己晚点的时候写的“蔡孝乾吴石系列潜匪案侦破始末”中曾这么评价蔡孝乾:

  “……他是一个相当自负的男子,在他的心里面就是火上的蚂蚱经不起多少时间蹦跶了,大陆的会很快打过来,把赶下海,而他无疑是躺在解放台湾这个最大的功劳簿上,所以他一直以来都不能接受自己会被我们()捉到的事实……”

  “他(蔡孝乾)十分追求享受,这是他的最大弱点,我们天天给他买饺子吃。吃了一个星期之后,他说自己想吃牛排都快想疯了,不光如此,他还要求牛排一定要是台北最高档的波丽露餐厅里的,不然自己不吃。”

  总之,蔡孝乾自认为是躺在功劳簿上的人,所以他从艰苦的延安回到经济水平远高于大陆的台湾后,认为自己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胜利果实的时候,他开始堕落,变得痴迷于等红酒绿。

  他不仅侵吞上万美金的工作经费,还不顾廉耻与自己14岁的小姨子整天混在一起,白天去各大名牌酒店山珍海味,晚上则去永乐町去看戏,完全就是一个腐败资产阶级的嘴脸……

  更加离谱的是,他竟然毫不避讳自己是台湾领导人的身份,还告诉那些富商,只要现在给他钱,解放后他会给相应的照顾……

  前面我们说过,蒋介石集团败退人心松散这话是没有错的,但这里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它面对即将打过台湾的解放军百万大军时的说法。

  如果要转过头来拿台共做对比的话,那就完全不适合了,事实上蒋介石集团败退台湾之后,是不亚于我党长征后的状况的。

  尽管反动派在大陆时候,干的都是以权谋私的勾当,不过毕竟是曾经领导中国的革命政党,虽然在大陆溃散了,但它的根基还在。

  等到败退台湾之后,腐化臃肿的身躯被强制剥离,剩下的则是精干的,这些人对有着狂热的信奉,保持着绝对的忠诚。虽然在面对解放军精锐之师的时候无法抗衡,只能悲观遥望,但在台湾,要尽全力去对付台湾,却是能够对付的。

  而且反动派最为强大的机器“”,实力并未得到太大的亏损。玄门高手在都市女主,于是便有了后来对台湾中共的“大清洗”,也正是在这次大清洗活动中,让蔡孝乾暴露了。

  1949年7月,通过一份基隆市工委的宣传刊物《光明报》,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很容易就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代号为“老郑”的人物,之后通过长时期的蹲点调查,终于在1950年1月29日将其抓捕,而这个老郑就是蔡孝乾的化名。

  不过在第一次抓捕的时候,蔡孝乾以帮助特务们找据点为借口,乘着走进黑暗厂房的时候,金蝉脱壳了。

  其实如果此时蔡孝乾拿出曾经在漳州隐藏身份的觉悟来,特务们必定很难找到他,自然也不会有第二次被逮捕了。

  但这时的他早已经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了,他那娇贵的身子完全受不了清苦。本来在乡下躲藏得好好的,但他却因为乡下饭菜难以下咽,便穿着西装要去镇上的西餐厅解解馋,这不刚好就遇到了前来寻他的特务。

  有了上次的经验,特务们自然不会被他骗第二次,他也知道自己这次跑不了了,于是答应了叛变,而至于条件他也只提了一个,即:让与自己姘居两年的16岁小姨子马雯娟来监狱与他同住。

  之后,由于台共最高领导人蔡孝乾的叛变,导致了台共遭遇了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打击,先后有1800多人被捕,等同于被连根拔起,其中不招的,不投降的被直接枪毙。

  ——而在这些人中,尤以特派员朱枫死得最为悲壮,她在就义时身穿一件淡绿色旗袍,大喊着:中国万岁!新中国万岁!最后身中七弹,英勇就义。

  总之,此时的台共用“全盘瓦解”来形容也不为过了。而这些在某种程度上而言,都是蔡孝乾一人所造成的。

  当时被蔡孝乾害死的人当中,还包括了吴石中将,只不过与上面被出卖的不同,吴石是被蔡孝乾的愚蠢给间接害死的。

  那还是蔡孝乾第一次被捕时的事,当时特务们翻开蔡孝乾的公文包之时,意外地翻到了一串名单,而其中居然有“吴次长”三字,当时的吴石身为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正是应了上面这个称呼。

  于是特务们迅速把矛头指向吴石,并通过调查发现了吴石与蔡孝乾来往的证据,自此吴石这个埋在内部最深的地下党员,不幸暴露了。

  1950年3月1日,吴石正式被捕,并于三个月后被恼羞成怒的蒋介石处死。而吴石将军在临死前,还曾遥望大陆,深情地说道:“台湾大陆都是一家人,这是血脉民心,几十年后我会回到故里的。”

  从事隐蔽战线,记录重要联络人员应该用暗号,这是普通人都应该知道的,但蔡孝乾却还是犯了如此低下的错误。

  他是不知道吗?这个概率还是很低的,毕竟他已经在隐蔽战线上摸爬滚打很长时间了,不可能不知道。或许他是知道的,他只是懒得这样做,不屑于这样干,觉得浪费时间。但正是因为他的不在乎,导致吴石将军壮志未酬,最终不幸身亡。

  而虽然遭遇到十分重大的损失,但坚韧的台湾始终没有放弃,不过终究是根基已伤,再也不能恢复昔日的辉煌了。

  ——1952年4月25日,重整过都台湾于苗栗山遭到破坏,余下400余人的星星之火彻底熄灭。同年,台共的最后一个“鹿窟武装基地”在保密局特务和特意调来的军警围攻之下被摧毁。

  而此时,为反动派立下如此大功的他,也是春风得意,在1950年6月1日发表投降声明后,正式被授予少将军衔,之后任职于国防部、保密局等情报机构。

  只不过虽然得到了升迁,蔡孝乾本人后来却给人一种“社会性死亡”的感觉,因为打那以后,蔡孝乾和他的家庭,家族,有关他的一切都消失于整个台湾社会。而当他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的时候,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2020则是有关他去世的消息了,此时也已经1982年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蔡孝乾的故事充分说明了这个道理。其实他被腐蚀,继而轻易被煽动叛变,导致整个台湾局势被逆转,这是谁都未曾与预料到的。

  ——毕竟解放军当时已经逐步向福建集结,战斗力可以说是所向披靡,解放台湾的难度可能不会比解放海南岛高太多。当时甚至连美国都几乎要放弃希望,已经向菲律宾政府询问有关收容蒋氏家族的可能性。

  所以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又或是美国,都对统一十分看好,但却因为蔡孝乾的个人行为所有努力付诸东流,错失了可能解放台湾的一次机遇。

  他就曾说道:“在台湾的地下工作之所以失败,除了组织成员过于乐观,以至于行迹败露之外,领导人蔡孝乾的浮奢性格更是一个严重的致命伤。假若当初派来台湾领导地下活动的人有几分周恩来或罗荣桓的才气,那么历史的演变恐怕大不相同了。”

  是啊,假若当初去的不是蔡孝乾这等庸人,而是周总理,又或是罗荣桓元帅这种级别的大人物,或许台湾就不会因遭到出卖而灭亡,台湾在上世纪就被解放也不是没有可能性。